五分28

                                                            来源:五分28
                                                            发稿时间:2020-05-25 15:15:10

                                                            田端涛站在巴拿马籍“LOWLANDS KAMSAR”(卡萨)号远洋货轮的甲板上,多少有些沮丧。

                                                            陈昆杰明白,疫情这么严重,换他们班的船员能不能顺利到达码头,当地政府是否放行等等,任何一个环节卡住,他们回家之旅就会被堵住。他怕妻子过多失望,便开始给她做一些“可能不能回家”的心理铺垫。“提前慢慢说,心里落差就不会那么大。”

                                                            卡萨号停靠钦州码头后,王帅跟女朋友视频,女朋友每次问还有几天能回家,他总是笑笑岔开话题。“我从视频上看到,女朋友立马表情就不对,没有笑脸。”王帅说,他就只能一个劲地怪自己运气不好,头一次上船就遇上这事。“大家都不能下,大环境这样,我也没办法。”

                                                            2019年6月12日,河南开封的陈昆杰和田端涛同一天在菲律宾登上卡萨号货轮。陈昆杰做了10年船员,登船前一个月刚刚和女朋友完婚。

                                                            “至少又看到了回家的一线希望。”陈昆杰说。船东向大丰相关部门递交了让船员在此换班休息的申请。另一边,大丰海事处积极地去向相关部门协调。

                                                            值得注意的是,在关于盛必龙双开的通报中专门点出了其“收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礼品、礼金,公车私用”的问题。还是在2019年9月,安徽省纪委监委对三起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典型问题进行公开曝光,其中就包括了“盛必龙违规收受礼品礼金和违规使用公务用车问题”。

                                                            2020年1月底,卡萨号从欧洲比利时航行至非洲几内亚。在大洋彼岸,船员家属们正在家中欢度春节。比春节来得稍早的是新冠病毒。

                                                            接着是韩国、日本、美国——疫情在全球大爆发,国内的形势则开始平稳缓和。虽然船上的气氛很紧张,但这让多数船员都觉得“回家的希望增大”。

                                                            陈昆杰站在甲板上,看着眼前的城市,甚是向往。他深吸一口气,“闻一下城市飘过来的味道都是好的。”陈昆杰说,“心里也不知是什么滋味,就好像回到人间,却只能站在边上看一看,却进不去。”

                                                            那时,从城市到农村,大街到小巷,挂满写着防疫口号的横幅——拒野味、不聚会,亲友情、网上叙,少出行、莫大意。电视上每天重复喊着: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